站内消息 会员中心 将文章置顶到百度搜索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全国新闻传播】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科考是我国历代选拔人才的重要形式,它最早兴起于隋朝时期,到了唐代有了进一步的完善,而且还增加了武科考试。而到了明朝时期形式就过于刻板僵化了,最后到清朝时题目和形式大有改善,但是也不能顺应时代的发展,而最终还是被取消了。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下面给大家介绍,我国大清最后一次科考时候的场景,这次考试发生在1904年7月份,当时参加考试有从全国选拔的贡生275人,首先举行的是考试的仪式:点名,验明身份,说明考试律例,最后发卷开始正式科考。这次考试,可是最后的殿试,这是关乎考生前途的,规格是相当高的,名义上是由皇帝来主考的。不能有丝毫的马虎的。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这里重点看一下当时考试的题目。这些题目都是皇上针对当时的时务的一些策问,大约就是相当于现在的议论文吧。字数不要太多,观点明确,不得空泛,字迹肯定是要规矩工整的。

第一场就是史论题。共有两道题,任选一个作答就可以。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第一题是:"周唐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题目的大体意思就是"周朝时分封了很多的诸侯,而唐代则设立了很多节度使,中央权力小了而地方权力变大了;秦和魏正好相反,中央权力大,地方权力小,请说明它们各自的优点是什么"

第二题是:诸葛亮无申商之策而用其术,王安石以申商之实而讳其名论;

第二场次是有关时政和艺学方面的题目了,也是有两个题目,自选其一。

第一个题目是:日本变法,聘用西人而国日强,埃及用西人而至失财政裁判之权而国以不振。言其利弊策。这个题目主要是让考生充分认识日本和埃及在改革中任用外国人的事实,来谈当时的社会面临的改革形势。

第二个题目是:周礼言农政最详,诸子有农家之学。近时各国研究农务,多以人事转移气候。今修学制,列为专科,冀存要术之遗。请陈教农之策。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到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的河北籍考生刘春霖中,共有592人。他们八股文写的文笔之精美,说理之老道,思想之深刻,可能令今天学习古体文的考生感到汗颜。现摘中国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的一篇策论予与大家共赏:

[第四场考题]:学堂之设,其旨有三,所以造就国民、造就人材、振兴实业。国民不能自立,必立学以教之。使皆有善良之德、忠爱之心、自养之技能、必需之知识。盖东西各国所同,日本则尤重尚武精神,此陶铸国民之教育也。讲求政治、法律、理财外交诸专门以备任使,此陶铸国民之教育也。讲求政治法律理财外交诸专门以备任使,神使此造就人才之教育也。分设农工商矿助学以期富国利民,此振兴实业之教育也。三者孰为最急策?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国学文化精读

[刘春霖答卷849字]:

环地球而国者以数十计,其盛衰存亡之数不一端,而大原必起于教育,故学堂者东西各国之所同重也。学堂之设大致有三,曰陶铸国民,曰造就人才,曰振兴实业,三者不可偏废。而立学者必自度其国家之性质,以为缓急之端。

今中国因积弱之弊,欲以学成与列强竞存,则必以陶铸国民为第一要义。何者?国民之资格不成则国不可立。虽有人才,可以为我用,亦可为人用。虽有实业,可以为我有,亦可以为人有。

所谓国民者,有善良之德,有忠爱之心,有自养之技能,有必需之知识。知此身与国家之关系,对国家之义务。以一身为国家所公有而不敢自私,以一身为国家所独有而不敢媚外。

凡为国家之敌者,虽有圣贤,亦必竭其才力与之抗,至于粉身绝脰(颈、头)而不悔,终不肯以毛发利益让之于人。以此资格教成全国人民,虽有强邻悍族,亦将敛步夺气而敢犯。然后人才可兴,实业可振也。

中国以重文轻武之故,民气靡弱偷惰,谋私利不谋公益,无善良之德,视国事不干已事。无忠爱之心,专事分利;无自养之技能,未习溥通,无必需之知识。稍有解外国语言而习其事者,则相与服属外人而为之伥。于此而欲造就人才、振兴实业,不亦难乎。

方今欲建学校以图富强,非鼓其特立之精神不足以挽回积习。日本与我同处亚东、其弊亦在改相类,今一变而跻于列强之次者,亦以重尚武之精神也。夫今日人才稍乏可谓极矣:政治废驰、法律繁乱、财政竭蹶、外交失误、则设专门以储才,固当务之急矣。

然窃谓:即有人才而庶政亦不能善。何也?一人修之,百人拱之,其势必不能胜。古之立国,惟持有二三豪杰。今之立国,则恃有全国之国民。不然,愚民百万谓之无民,以与文明诸大国争衡,虽有英雄,岂能措其乎哉!

至于农工之业,拘守故辙,商矿之利,见夺外人。以中国人力之多,物产之博,苟分设各学致富之道,尤可跷足而待。然兴一事必招洋股,创一利适资他族,皆其民无特立之质,故利未兴而害乘之矣。

由是以观,则知必养成完备之国民,然后人才为我国人才,非它国之人才;实业为我国之实业,非异国之实业。日本教育家福泽谕吉尝以“独立自尊”一语为教育最大纲领,其即此意。也欤!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国学文化精读

[主考阅卷官“荐批”]:

第一场:论古有识,思力沉挚,笔情清矫,纵横出没,变化从心。

第二场:熟悉洋势,言之凿凿,词意透辟

第三场:议论驰聘,茹古涵今。

[皇帝御批] 第一甲 第一名

在这篇策论中,刘春霖敢于针砭时政,他清醒地指出清末国家积弱积贫,财政竭蹶,政治废驰,法律繁乱,外交失误,媚外丧利,民气糜弱,谋私利不谋公益等种种社会问题。

中国最后一次科举,你能做出来几题?清朝最后一位状元的八股文

国学文化精读

特别强调教育的急务是:“我国人才”应该是“完备之国民”,即“知此身与国家之关系,对国家之义务,以一身为国家所公有而不敢自私,以一身为国家所独有而不敢媚外。”他认为,学校教育只要培养出这样的人材,“凡为国家之敌者,虽有圣哲,亦必竭其才力与之抗争,至于粉身碎骨而不悔,终不肯以毛发利益让于外人。”刘春霖进一步阐述,有了这种国民则“虽有强邻悍族,亦将敛步。”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热点
企业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