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消息 会员中心 将文章置顶到百度搜索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全国新闻传播】

新人限时福利

反复感染新冠病毒会摧毁免疫系统?听听专家怎么说

已有的后遗症研究都不可避免受到纳入人群有限、可推广性存疑等的局限性,但也没有足够可靠的研究证明奥密克戎没有后遗症

图/视觉中国

 

综述 | 《财经》记者 王小

 

由于对新事物缺少了解的惶惑不安,新冠病毒(COVID-19)在人群中的杀伤力可能会超过病毒本身的能力。

如果应对一场感冒,或者流感,我们也许不会如此急迫地“囤药、在发热门诊排长队、呼叫120”,因为我们能够冷静地控制药物使用、不去挤占真正有需要的患者的宝贵资源。

然而,新冠病毒出现在人类社会仅三年,大多数的研究还在路上,这时在方方面面很难都给出一个准确无误的答案,即便是一些严谨的医学研究已公布,也还需要给出一定时间让同行来验证。

因而,在面对大规模感染潮的袭击时,更需要我们理性看待新冠病毒,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次生灾害。

 

感染后的伤害有多少?

 

通常从接触新冠病毒到症状开始,出现的时间平均为5天—6天,最常见三大症状:发烧、干咳、乏力。

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在出现症状的人中,大多数(约80%)不需要住院治疗就能康复。大约15%的患者病情严重,需要吸氧,5%的患者病情危重,需要重症监护。

重型新冠的主要症状包括:呼吸困难、食欲不振、意识模糊、胸部持续疼痛或压迫感、高烧(摄氏38度以上)。

60岁及以上,以及有基础性疾病(如高血压、心肺问题、糖尿病、肥胖症或癌症)的人士,患上重症的风险较高。在少数情况下,儿童可能在感染后几周发展成严重的炎症综合征。

然而,任何年龄的任何人都可能因新冠病毒感染而生病、病重或者死亡。

导致死亡的并发症,可能包括呼吸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败血症和败血症性休克、血栓栓塞和/或多器官衰竭,包括心脏、肝脏或肾脏损伤。

所有年龄段的人,如出现发热、咳嗽,同时伴有呼吸困难或气短、胸部疼痛或压迫感、言语或行动功能丧失,应立即就医。如果可能,建议先给医务人员或医疗机构打电话,这样患者就可被引导到正确的门诊。

 

新冠后遗症的争议

 

迄今,各种证据都指向新冠感染是一个急性的病毒感染,病毒在感染者体内的生存时间是有限的。除了少数严重免疫抑制的案例,感染者体内能分离出活病毒的时间也就是两周。

因而,国外用“长期新冠”(Long COVID)一词,对这样一个急性传染病来说,被认为是有误导性的,而中文用 新冠“后遗症”一词,也容易让人误解为是终身受影响,也不符合描述急性感染期后症状仍有延续的本意。

现在,科学界更倾向使用“post covid syndrome”,也就是“新冠后综合征”一类的名词来描述大众口中的新冠后遗症。

世界卫生组织的长新冠定义是,发生于有可能或确诊新冠肺炎感染史的患者,发病后三个月,症状至少持续两个月,并且无法用其他诊断解释。常见症状包括疲劳、呼吸 急促、认知功能障碍等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越来越的感染者认为自己受到了长新冠的困扰,但由于缺乏公认的临床确诊标准,目前全球研究主要依赖于患者的自我报告。

这也是困惑学界的一个主要原因。

2021年,《内科学纪要》(JAMA Internal Medicine)的一项大规模调查研究指出,所谓的长期新冠症状,可能更多的是心理作用,而不是新冠病毒感染所致。

这一研究来自巴黎大学的研究团队,重点关注了来自法国各地的26823名参加抗体检测以筛查新冠感染情况的参与者后,发现这些相信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无论他们实际上有没有感染新冠病毒,都更有可能报告自己存在长期新冠症状。

不过,当年《柳叶刀》发表了一项中国研究者完成的关于出院新冠幸存者随访研究显示,绝大多数新冠肺炎出院患者发病1年后仍至少存在疲劳与肌肉无力、睡眠障碍、脱发、嗅觉失灵、心悸、关节疼痛等异常症状中的一项。

进入2022年后,更多的长新冠感染研究出现,但是依然没有彻底消除人们的疑虑。

8月6日,一个来自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研究发表在《柳叶刀》上。这项基于荷兰大规模人口的研究首次将“长期新冠”患者与未感染人群中的症状进行了比较,并测量了个体在感染新冠肺炎前后的症状。该研究发现,每8名新冠肺炎幸存者中就会有1人出现“长期新冠”症状。

这一研究是以调查问卷形式展开,特点是匹配了未感染组。该团队发现,与对照组的8.7%(361/4130)相比,新冠患者组有21.4%(381/1782)在感染三个月或更长时间后,至少有一个中等程度的核心症状严重程度增加。这表明,在12.7%的新冠肺炎患者中,在确诊后三个月内的核心症状严重程度增加可归因于感染新冠病毒。

10月10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一项论文纳入了22个国家共120万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自我报告的随访情况。结论是,有6.2%的新冠病人自报有至少一种长新冠症状。

同日,一篇刊登于《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研究则分析了到底有多大比例的新冠患者会有长期症状。这项研究由WHO牵头、全世界专家通力合作的项目,包括了来自22个国家的120万新冠患者的数据。

这一研究针对2020年—2021年、奥密克戎之前的、有症状的新冠病人得出三个结论:一、有6.2%的新冠病人自报有至少一种长新冠症状,其中女性多于男性;二、住院病人长新冠的比例高,进ICU的43.1%有长新冠,住院病人27.5%,都远高于非住院病人的比例5.7%;三、住院病人长新冠症状持续九个月,不住院的四个月(等于诊断后一个月就好了)。

至今已发表的研究,可以说尚未完全了解长新冠的风险因素、原因和影响。风险因素包括既往病症,例如2型糖尿病。COVID-19 的严重程度也可能是一个预测因素。

这些研究仅能说明,在原始毒株和德尔塔毒株感染的时候,少数患者确实有一些遗留症状,只是这些症状并没有特异性,大部分症状虽然也不能完全用新冠来解释,但是也无法用其它疾病来解释。例如疲劳,乏力,焦虑,头晕等症状,不具有特异性。

而且,研究人员还不清楚新冠疫苗接种是否会降低感染者患长期 COVID 的风险。一些研究表明,接种疫苗可将风险降低多达50%,而也有研究则没有发现风险降低。

全球的多个学术团队还在研究中,比如WHO,继续与全球COVID-19临床管理技术网络、世界各地研究人员和患者团体合作,以进一步了解受到长期影响的患者所占比例、影响会持续多久以及为什么会发生。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也启动了一项耗资 11.5 亿美元的研究,以更好地识别长新冠的风险因素和原因。

2022年11月9日,中国香港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教授书面答复香港立法会会议上容海恩议员的发问时称,2020年4月起,卫生局和医疗卫生研究基金(基金)合共批款5.56亿元,进行70项针对新病毒病相关的医学研究项目。其中,有七项涵盖“长新冠”相关题目的研究,从了解“长新冠”的临床表现的患病率及研究各种生物标志预测病情的重要性,以至对生理如肺部、心肺功能的影响及神经精神后遗症。

 

奥密克戎有后遗症吗?

 

如今,有超过500个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亚谱系在传播,但还没有一个被认定为全新的“需要关注的变异株”。

奥密克戎的这些亚谱系存在很多共同之处:它们都具有很高的传染性,都在上呼吸道复制,引发的疾病都没有那么严重,都产生更容易实现免疫逃逸的突变。这是现阶段研究人员对奥密克戎的破坏力能给出的回答。

2022年6月,《柳叶刀》发表首个关于奥密克戎后遗症的研究表明,与以前的新冠病毒毒株相比,奥密克戎导致“长期新冠”的可能性降低。

这项研究来自伦敦国王学院,追踪了2021年12月至2022年3月间5.6万名英国的奥密克戎感染者后发现,与德尔塔变异株相比,感染后发生“长期新冠”的几率要低20%至50%。另外,有4.5%的人报告了“长期新冠”症状。

不过,研究作者强调,尽管感染奥密克戎产生的长期症状风险较低,但仅适用于接种了疫苗的人,接种两剂疫苗或三剂疫苗的人导致的“长期新冠”风险没有统计学差异。“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评估未接种疫苗的人产生长期新冠的情况,也没有估计奥密克戎对儿童的长期影响。”作者写道。

研究人员还强调,奥密克戎的致病性更弱并不意味着人们不需要关注新冠感染的长期影响。“由于感染的人数更多了,因此长期新冠的绝对患者人数也会相应增多”。

目前,各团队开展的后遗症研究,都不可避免受到纳入人群有限、可推广性存疑的局限性,但目前为止也并没有足够可靠的研究证明奥密克戎没有后遗症。

长期症状并不是新冠病毒独有的,其他病毒和细菌感染后也会出现类似症状。研究人员指出,如埃博拉病毒、EB病毒、巨细胞病毒、Q热、莱姆病等。近代历史上的大流行,比如1918年西班牙流感、2003年非典和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之后,也都出现了感染后疲劳综合症。

考虑到2021年11月,奥密克戎才成为全球“需要关注”的变异株,且没有停止变异的脚步,想要得到一个有力的答案,还需要更长时段和更多的研究团队的加入。

声明:本文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交易请谨慎。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热点
企业
财经
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