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消息 会员中心 将文章置顶到百度搜索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全国新闻传播】

新人限时福利

千亿锂王,又要“赌命”了?

 

“锂”想能否照进现实

撰文/ 陈邓新

编辑/ 李觐麟

上市十三载,天齐锂业又有大动作。

 

日前,天齐锂业披露一项海外投资公告,该公司旗下子公司拟约1.36亿澳元购买澳大利亚上市公司Essential Metals Limited的100%股权,后者拥有Pioneer Dome锂矿项目100%所有权,价值接近900亿元。

这意味着,中国最大锂矿企业再度出手“抢矿”。

然而,这个利好在资本市场却波澜不惊,机构似乎有所顾虑。

毕竟,上一次“蛇吞象”,天齐锂业险些被噎死,这次并购不一样?爬出谷底之后,天齐锂业重回扩张,对行业影响几何?碳酸锂价格看跌,天齐锂业的“好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富贵险中求,成败皆由命

赌命,一直是天齐锂业撕不下的“标签”。

天齐锂业的前身是成立于1992年的射洪锂业,2004年濒临破产被蒋卫平拿下并改名,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之旅。

彼时,锂还没有“白色石油”的荣耀,只不过是一种普通的工业品。

对此,天齐锂业创始人蒋卫平曾回忆道:“当时锂矿还没在新能源领域广泛应用,也几乎没人看好这个行业。”

事实证明,蒋卫平这次看对了。

随着特斯拉走俏,新能源汽车逐步站上“风口”,锂也成为了“香饽饽”,天齐锂业的命运发生了根本变化。

2010年,天齐锂业的营业收入为2.94亿元、净利润为3888万元,还是一家典型的中小企业,为了抓住时代的发展机遇,这一年叩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登陆了深交所中小板。

之后,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发起了多次重大并购,迈出了对外疯狂扩张的步伐,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两次“蛇吞象”。

 

请输入图说

Pioneer Dome 锂矿资源状况

第一次是2014年收购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51%股权,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锂矿企业,上演了弯道超车的好戏。

2014年至2017年,天齐锂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22亿元、18.67亿元、39.05亿元、54.7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2.48亿元、15.12亿元、21.45亿元。

尝到甜头之后,天齐锂业2018年收购全球盐湖巨头智利SQM23.77%的 A类股权,渴望再上一个台阶。

可惜,这次未能如愿以偿。

新能源汽车虽然是大势所趋,但发展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2019年行业遭遇低潮,同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售为120.6万辆,同比下降4.0%。

此背景下,产业链上游的天齐锂业遭遇了流动性危机。

2019年至2020年,天齐锂业的营业收入、经营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两年同比下滑,至于净利润则更惨连亏了两年。

天齐锂业,被债务逼到了墙角。

所幸,2021年新能源汽车大潮起,碳酸锂开启十倍暴涨之路,手中有矿的天齐锂业也翻身成为大赢家,市值一度攀升至2163.5亿元,重返“锂王”宝座。

尽管如此,资本市场仍有所顾虑,担忧天齐锂业好了伤疤忘了疼。

跑马圈地,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不过,天齐锂业重回扩张之路,并非毫无道理。

首先,吃一堑长一智。

前两次“蛇吞象”,天齐锂业分别出资30.41亿元、40亿美元,堪称大手笔,这次仅为1.36亿澳元,还不到7亿元。

以上可见,这次并购与之前的押注,并不在一个量级上。

更为关键的是,天齐锂业的业绩大为改善。

据最新财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的营业收入为246.46亿元,同比增长536.40%;净利润为159.81亿元,同比增长2916.44%;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117.35亿元,同比增长750.38%;货币资金为67.44亿元,同比增长451.23亿元;短期借款为1.9亿元,同比减少89.76%;长期借款为6亿元,同比减少96.05%。

 

请输入图说

净利润暴增

换而言之,天齐锂业又有了赌命的资本。

其次,抢夺行业话语权。

随着碳酸锂价格高企,比亚迪、宁德时代等动力电池巨头坐不住了,蔚来、特斯拉、广汽集团等车企也不甘当“打工人”,为了降低成本纷纷向产业链上游挺进。

譬如,雅江县斯诺威矿业早已资不抵债,而宁德时代、盛新锂能、协鑫能科、天华超净等玩家围绕其54.2857%的股权进行了九轮博弈,尚未分出胜负,宁德时代为此抛出逾64亿元的重整计划方案。

手中有矿心中不慌,成为行业的共识。

“前几年,上游关注度比较低,随着发展,上下游的矛盾出现。但上游探矿、采矿、洗选、基础设施、环保一系列,周期很长。”蒋卫平对玩家蜂拥而入不敢掉以轻心,“竞争到后面不是你有矿就能站稳的,而是看你的成本优势、技术优势和稳定生产的优势。”

面对宁德时代、比亚迪等的一体化打法,天齐锂业唯有跑马圈地,才能抢夺更大的行业话语权。

再次,保障供应链安全稳定。

我国的锂资源探明储量位居全球第四,但多以盐湖、锂云母的形式存在,品位更高、开发成本更低的锂辉石不多。

如此一来,锂辉石严重依赖进口,存在“卡脖子”的风险。

事实上,全球多个国家收紧了锂资源的开发,且智利、阿根廷与玻利维亚正在考虑筹建“锂欧佩克”,渴望掌握资源的定价权,从而分润更丰厚好的利润。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新能源汽车正处于提速的关键时刻,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旺盛。

天齐锂业的全球扩张,势必将保障供应链的安全与稳定。

对此,平安证券深表认同:“公司是国内领先的锂精矿和电池级锂盐生产商,投资并购海外优质锂资源将为公司远期项目提供更为充分的原料保障。”

碳酸锂看跌,好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需要注意的是,天齐锂业的出击也是存在远虑与近忧的。

一方面,平替方案犹存。

近些年,盐湖提锂技术逐渐成熟,相关企业的产能处于爆发的“前夜”,对锂辉石也存在平替的可能性。

譬如,盐湖股份2022年宣布拟投资新建4万吨碳酸锂,而与比亚迪合作的3万吨碳酸锂项目也在有序进行中。

另外,国内钠资源远较锂资源丰富,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企业纷纷进军钠电池,未来或将抢夺锂电池的一部分市场份额。

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表示:“目前来看,氢能源技术在成本和安全性方面相对于锂电池都处于弱势,但是未来一旦出现技术上的突破就可能分食锂能源市场。”

一言蔽之,如若平替方案纷纷落地,天齐锂业的海外产能则面临过剩的风险。

 

请输入图说

天齐锂业的整体概况

另外一方面,碳酸锂看跌。

据公开数据显示,碳酸锂的价格一度冲破60万元/吨,如今在50万元/吨以下徘徊,且还有进一步下探的可能。

据高工锂电董事长张小飞的预测,碳酸锂价格2023年下半年大概率维持45万元以上,2024年则将无悬念地降至40万元以下。

毕竟,一旦供需关系恢复平衡,暴利不可持续。

对此,前“私募一哥”徐翔妻子应莹曾进行了风险提示:“个人认为天齐锂业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价格已高估。”

总而言之,碳酸锂的高景气令天齐锂业重返巅峰,又有了冲刺的欲望,谋求更大的行业话语权与江湖地位。

那么,上述“锂”想能否照进现实,让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交易请谨慎。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探索
企业
财经
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