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消息 会员中心 将文章置顶到百度搜索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全国新闻传播】
神之男陈阳免费阅读无广告

 【主编力推】【神之男】完本_完结小说排行_好看的小说排行榜

  全站红书(神之男)完整版可在公众号(深入文馆)回复277阅读全文

  【神之男】无广告版已有

  精彩节选:

 “为什么不能进啊,我听说她把相亲对象带来公司了!”

一道愠怒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一个身着白西装的男人推门而进,看见办公室里有一个陌生男人后,满脸怒容。

“婉月,他是谁?。”

林婉月柳眉微蹙,喝道:“赵飞,我说了多少次进我办公室前要敲门!”

这赵飞是青州四海商会中的赵家工资,在她公司濒临之际投资入股,可没想到是打着她的注意来的,最近越来越得寸进尺,让林婉月心里极为不满。

赵飞喊道:“婉月,你居然把相亲对象带到公司来,你这不是想让我难堪吗!”

全公司谁不知道他入股这破公司,就是为了林婉月。

陈阳眯着眼,自然感觉到这赵飞身上的敌意。

“赵总,平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今天怎么跑公司来了。”

林婉月俏脸布满寒霜,若不是念他对自己公司有恩,她早就忍不住发怒了。

“我不来,还不知道你瞒着我相亲呢!”

说着,赵飞转眼看向陈阳,冷冷道:“小子,趁我现在还好说话,快滚!”

陈阳眼神一冷。

一股刺骨的寒意逐渐从他体内散发而出。

林婉月忍不住怒道:“赵飞,你闹够了没有!”

正当她快要发怒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林婉月接起电话后,俏脸陡然色变,不顾二人,快步跑了出去。

“婉月!你去哪!”

赵飞喊道,随后扭头冷冷的看着陈阳,说道:“你要是再敢联系她,你就等死吧!”

放完狠话,赵飞也离开了。

陈阳并未将赵飞的话放在心上,而是皱着眉,不解林婉月为何突然离开。

这时。

魅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豆豆被掳。”

瞬间。

陈阳的眼神彻底冰寒。

屋内的温度骤然降到了极点!

没多久。

陈阳也离开了港丰大厦,但并没有直奔幼儿园,而是直奔郊外废弃工厂。

他从魅影发来的短信中了解到了信息。

刚刚是放学时间,有人假冒是林婉月的朋友强行带走了豆豆。

幸亏陈阳早就安排了影卫在那里保护,没到必要时刻,影卫不会出手。

现在,掳走豆豆的那伙人正在废弃工厂里!

没想到自己刚回来,就有人对自己女儿下手!

不能饶恕!!!

绝对不能饶恕!!!

陈阳漆黑的眸子里尽是杀意。

很快。

接近废弃工厂后,陈阳下车,快步走进里面。

而正门口停放着一辆面包车。

陈阳压低脚步,悄然走到旁边的窗口,往里一看。

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坐在角落里,小声抽噎的抹着泪。

陈阳脑海里嗡的一下,瞬间空白。

这,这就是我陈阳的女儿!!!

自己和伊人的孩子!!!

陈阳呆呆的看着角落里的小女孩,仿佛看见了自己一样,思绪一下就复杂了起来。

直到那三名绑匪说话声才将他拉回了现实。

“老大,万一那姓林的报警了怎么办?”

“放心吧,她敢报警咱们大不了撕票跑路。”

“老板不是说不撕票吗,让咱们只是作作戏。”

三个壮汉围在一起讨论着,眼神不断瞥向角落里的豆豆。

豆豆紧咬着嘴唇,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沾着些许晶莹,颤颤巍巍的道:“叔叔,你们...你们能放了我吗?”

其中一个回头,冷笑道:“当然可以,等你妈妈来了就放了你。”

豆豆委屈的抹着泪,想哭又不敢大声哭的可怜模样看得陈阳心都快要碎了。

看向那三名绑匪的眼神尽是寒意,甚至还充斥着杀意。

敢对我陈阳的女儿下手!

我要让你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那三名绑匪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死神给盯上了。

这时。

电话响了。

其中一个绑匪接起后不久便挂断了,起身道:“好了老板带那姓林的过来了,快点准备好道具,把那小女孩捉过来。”

另一个大汉则朝豆豆走去,吓得豆豆小脸上布满惊慌。

砰!

门口陡然倒塌,掀起一阵浓郁的灰尘。

一道挺拔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在他走进来的一刹那,整个空间的温度骤然降到了极点,那几个绑匪都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很快,那几个绑匪反应过来后,迅速抄起了家伙,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冷冷道:“你谁啊,快...”

砰!

还没说完,说话那人瞬间被一脚踹飞,重重的砸在墙上,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老大!”

另外两名绑匪大喊一声,回过头,率先看到了一双淡漠到极致的眼睛!

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

让两人心头一寒,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眼神!

正当他们恍神时,陈阳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二人面前。

砰砰!

又是两声巨响!

剩余两个绑匪也犹如炮弹般砸在了墙上,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解决完三人后,陈阳转眼看向了角落里的豆豆。

眼中的淡漠瞬间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温柔以及些许慌乱。

前一秒还如同死神无情般的他,此刻却变得有些慌忙。

就连手心也开始冒汗。

不知如何与豆豆打招呼。

而豆豆也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陈阳,那乌溜溜的大眼睛还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陈阳深吸了口气,上前露出了一个最为温柔的笑容。

“豆豆,你没事吧?”

豆豆那如宝石般的眼眸紧盯着陈阳,弱弱道:“你..你是我爸爸吗?”

轰!

陈阳浑身一震,鼻子酸涩。

体内压抑已久的情绪疯狂起伏。

这一刻,陈阳如鲠在喉。

他好想说,我就是你爸爸。

可他不敢说,害怕豆豆恨他讨厌他,也担心林婉月那边若是不同意,彻底断了他陪伴在豆豆身边的机会。

他虽没说话。

豆豆眼眶却一下红了,眼眸中的水雾愈发浓郁。

或许是因为两人之间那身后的血缘关系作祟。

让她确定眼前这人就是自己的爸爸。

豆豆小嘴瘪了下来,踉踉跄跄的扑进陈阳的怀里,放肆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爸爸...爸爸你..你终于来找豆豆了..呜呜呜..”

“豆豆...豆豆好害怕...呜呜呜..”

“你....你为什么不回来...回来找豆豆...”

哭声凄惨。

夹带着所有的委屈与思念。

听着女儿的哭声,陈阳的心几乎快要碎了,紧紧抱着豆豆,他没想到豆豆居然真的认出了自己。

豆豆埋在陈阳肩头,双手紧搂着他的脖子,哭声愈发大声。

这时。

门外传来了急刹声。

一道倩影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跑进来。

“豆豆,豆豆!”

林婉月进来一看,发现地豆豆正在陈阳怀里嚎啕大哭的时候,下意识却愣住了。

赵飞也假装匆忙跑进来,发现三名绑匪全倒下后,脸色大变。

“呜呜呜...妈妈...”

豆豆放声大哭,泪汪汪的。

林婉月快步跑过去,想要陈阳接过豆豆,可豆豆紧搂着陈阳不愿撒手。

“我不要!我要爸爸抱!”

豆豆一边哭着一边挣脱林婉月的双手,语气十分坚决。

爸爸!?

林婉月与赵飞两人同时色变!

旋即。

两道冷冰冰的视线一下都投向陈阳!

林婉月俏脸上布满寒霜。

我还没答应,他怎么就成了豆豆的爸爸!

难不成,这事是他策划的?

陈阳看出了林婉月的想法,赶忙解释道:“刚刚我是听见你电话里的声音,加上我当兵这么久有点关系,所以动用了关系查到这伙人在这里,不是我指使的。”

林婉月柳眉紧皱,心里半信半疑。

陈阳见状,说道:“不信你问豆豆。”

豆豆抽噎道:“妈妈..是..是爸爸..爸爸救了豆豆...”

听见女儿的答案,林婉月心里的疑虑才打消了大半。

赵飞从后面快步上来,质问道:“爸爸?婉月,这家伙怎么会是豆豆的爸爸,他刚刚不是在跟你相亲吗!”

言语中有着一股怒气。

自己好不容易搞了这么一个局,为的就是想让林婉月对自己有好感,没想到却被眼前这家伙截胡了!

林婉月下意识想要否决陈阳的身份,可是看见豆豆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口一个爸爸,如果自己否认了,那这小家伙肯定会伤心得不行。

再说,陈阳的简历也十分符合自己的要求,如果没出这档子事,自己应该也是会录用他,结果都是一样。

不如趁现在承认,还能摆脱赵飞的纠缠。

随后。

林婉月深吸了口气,说道:“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的相亲对象,而是豆豆的父亲,当兵刚退役没多久。”

言罢。

赵飞脸色大变,眼里尽是难以置信。

陈阳心里一喜。

没想到这事就这么成了。

言罢。

林婉月怕赵飞又胡说什么,柔声道:“豆豆,我们先带爸爸回家好不好?”

“好。”

豆豆抬起头,满脸泪痕,瘪着嘴点头。

陈阳抱着豆豆跟着林婉月不理睬赵飞,径直走出了工厂。

林婉月想让陈阳开车,自己抱豆豆。

没想到,遭到了豆豆强烈的抵抗。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爸爸抱!”

豆豆扭动着身躯,奶声奶气的喊道。

小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双手紧搂着陈阳的脖子,不愿松开,生怕一松开,爸爸又消失不见了。

见状,林婉月幽怨的瞪了陈阳一眼,心里有些郁闷。

突然有种引狼入室的即视感。

真不知道自己录用这家伙,究竟是对还是错。

陈阳讪笑着没敢说话。

此时的他就好像一个犯错的丈夫,不敢与妻子顶嘴。

传闻中那冷漠无情的不败阎王形象,不复存在!

林婉月驱车离去。

赵飞站在原地,脸色铁青,攥着拳头冷冷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三个绑匪,眼里尽是怒气。

回到小区。

停好车。

豆豆那股哭劲一过去,显然异常兴奋,浑然忘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在陈阳怀里十分好动,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唱道:“啦啦啦,我爸爸回来啦,啦啦啦。

陈阳宠溺的看着,心情也十分愉悦。

而林婉月走在后面,看着走在前面的豆豆与陈阳,心情十分郁闷。

自己女儿被一个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男人抱着,林婉月不难受是假。

回到家。

豆豆就迫不及待拉着陈阳去玩玩具,从头到尾都没理会林婉月。

气得她银牙直咬,一头闷进厨房,用菜刀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早知道,就不答应了!

吃饭时。

豆豆坐在陈阳旁边,生涩的用筷子夹菜夹到陈阳碗里。

陈阳眼里尽是温柔。

怪不得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

果真如此。

捧在手上怕摔了。

含在嘴里怕化了。

而坐在对面的林婉月则是气鼓鼓的用筷子戳着饭碗。

眼神酸溜溜的。

微微噘嘴道:“那妈妈呢?你不夹菜给妈妈吗?”

陈阳愣了下,他看出来林婉月吃醋了。

不过,倒也挺可爱的。

别有几番风韵。

豆豆一听,赶忙夹菜到林婉月面前,也说道:“来,妈妈,豆豆喂你,啊!”

林婉月得意的看了一眼陈阳,微张着红唇吃了进去。

陈阳忍不住笑了下。

怎么突然就攀比起来了。

“来,爸爸,你也吃,啊!”

豆豆突然又夹了一筷子,示意他张嘴。

陈阳顿时一愣。

看着眼前林婉月吃过的筷子,又抬眸看了她一眼。

林婉月也没想到,白皙的脸颊浮起一抹冷意,眼里有着警告之色。

  【神之男】无广告版已有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热点
企业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