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消息 会员中心 将文章置顶到百度搜索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全国新闻传播】
重考生无遮_重考生未删减

篇幅限制,完整版点:“在线阅读”(勿用QQ浏览器)

 

点击下方即可获得

★★【在线资源无删免费阅读★★


 

++【6月新推】漫画《重考生》高清版免费为韩国所有漫画作家的倾力巨作。

《重考生》韩国漫画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的漫画,很多漫迷们都很喜欢这部漫画,里面非常优秀,画质超赞哦。

小编在这里为漫友找到一个每日上新而且无删减看韩漫的地方~,悄悄推荐给您,让你一次看过瘾!全都超好看 (•ω•) /

韩漫《重考生》无删减高清无遮挡资源已上线!
 

合集漫画推荐:

《媳妇的诱惑》《朋友》《欲求王》《拜托请奸视我吧》《人夫的悸动》《爱徒》《亲爱的大叔》

《She:我的魅惑女友》《人妻姐姐》《秘书的潜规则》《弱点》《老师好久不见》

◆本站为广大漫画爱好者提供最新最热门漫画大全。故事很有趣,脑洞很大,这里有最好看,最有趣的漫画大全在线观看!漫画全都是原创。韩国漫画等各种类型漫画,同时还提供好看漫画推荐、热门漫画排行榜随时随地让大家轻松看漫,喜欢的朋友快来关注吧!

文章的篇幅有限…………点击顶部进入页面首发完整的精彩漫画内容!

点击下方即可获得

★★【在线资源无删免费阅读★★

 

 

 

  孤鸿哀啼,晏宫内有萧萧鸿雁起,雀鸟相随,带动一阵空炁,连波漪漪,给墨黑的天际划出一道痕。冬寒是惨惨戚戚地笼到宫殿内的,宫婢极轻地迈着步伐进来,卷起金色的帐帘,用细绳子系起来,给榻上的人儿背后塞了个绣荷叶的软枕,而后奉上刚熬好的药膳:“昭仪娘娘,热水在外备好了,您风寒未愈,用些药罢。”而榻上的娇娥姝丽,脂肤荑手,只叫春神妒,她懒懒地掀起眼皮,双翠微攒,眯了眸子,兀地挥手将宫婢手上滚烫的药膳打翻:“什么东西,你想烫死本宫?”那灼热的药膳尽数倒在宫婢的双手上,宫婢不禁痛呼出声,下一瞬却被一个巴掌猛地挥到了自己脸上,直辣进骨子里。“贱婢,污了本宫的耳!”陈皖倚回软塌,朱唇一翕一张,瞟了地上的宫婢一眼,眼里弯出冷意来,满是咨傲地高扬下颌,脆生生地啐去一口,复添了一句:“你们晏朝太医都是废物吗?医个小小的风寒,半月了都未医好本宫。”宫婢忍着剧痛俯身跪地叩头,泪珠顺着眼尾滑落,满是委屈,却不敢反驳半分。如今这陈昭仪盛宠,魏帝连宠多日不衰,连昔日冠绝六宫的刘贵妃都已两月不曾见过魏帝了,只是今夜魏帝实在被缠得紧了,才去了刘贵妃去。她们这群宫婢如蝼蚁,怎敢反驳。“昭仪娘娘恕罪!”宫婢不住地叩着响头,“皇上吩咐去寻的宫外名医已在入宫了,明日来诊,您且稍安勿躁。”陈皖觑她一眼,就这么赤足下塌,轻撩帐纱,踩着新进贡的软毯莲步走至梳妆台前坐下:“收拾好,滚出去,谁都不许入内。”那宫婢暗暗松了口气,上回有个侍婢侍奉得不好,可是被陈皖下令剥了衣衫在御花园仗责的,那小侍婢脸面尽失,撑着最后一口气,就这么爬着去投了湖。可魏帝却半个字都不曾说过陈皖,群臣上书皆被视而不见。宫婢忙应了声是,收拾着地上的瓷碗碎片,即便手指被碎片割破沁了血都不敢说半个字,而后跪着出了殿。陈皖颦颦弯月,对铜镜描着细眉,惹娇唇艳,将眸中的潋滟聚簇。那魏帝,可算是不来了。每日笑脸迎他,可把自个儿恶烦透了。陈皖起身,拥一身懒意,就地褪去薄衫,而后撩开层层云帐走至内殿,那儿连着魏帝特意从宫外引来的热池水。她散下三千青丝,润珠的趾去触那香汤,氤氲驱去一身寒,而后俯身入池,池中荡起波澜,乌木黑的发尾蜿蜒在棠红的花中,连指尖儿都泛了一层薄红。入冬的夜很冷,陈皖畏寒,可这儿数盆银霜炭火,将整个殿内烘得温暖如春,宫婢们将那些窗儿都拢得紧紧,不让一丝的寒气儿入内。陈皖舒了口浊气,起了玩心,掬了满掌的芳水,遥遥地去泼,落在池面是碎珠坠玉。半响,她才停了手,半倚玉璧,只在池中堪堪探出半个身子,水上唯半露浑白的肩,皓白的腕却搅啊搅,去搅乱池中一方清明。氤氲的雾,却衬得陈皖眸中添了几分暗暗。今日沈家发丧,那孟靖怀竟也毫发无损的回淮安了。真是一群废·物,也不知那人到底在弄些什么,费了这么些功夫引他们去,竟不损孟靖怀一兵一卒就放回来了。倒平白给孟靖怀他们添了名声。薰风过处,通通透透绕着陈皖周身,胭脂贮在四方宫格,浇泼上酣畅淋漓曦色,她泡得久了有些头昏脑胀,正想起身,却兀地发现四遭的嘈杂皆敛在一声——叮,叮,叮。斜风敲铃,先销年岁。陈皖脸色煞白,浑身像是卸了力般猛地落回池内,激起一阵水花。有纸鸢猖狂,趁夜风而起,得意地和着晓鼓,在六宫满殿的碧纸上张牙舞爪,雀声乱了蒙窗黄纸,罅隙里是吝啬的烛光。热池的雾愈发浓了。半响,陈皖那颗提到半空的心才敢缓缓落下,她抬起眼皮,抬起腕骨挥散些许眼前的雾气,去望那倚着内殿金柱的人。那人的双眸满是讥讽,像最明亮的星辰直直落进了眸底,隐隐约约蕴起些深邃的机锋。“听说昭仪娘娘病了,我特入宫来探你。”那人步伐缓缓,在池边站定,长袍下袂被起了涟漪的池水打湿,他眸光沉沉,只盯着陈皖的后背,却不带一丝欲意——满背都是诡丽的纹涂。陈皖本能想撑着身子后退,可池子就这么大能退去那儿,她刚想动作,便猛地被那人蹲下身子抓住了她的皓腕一拉:“敢躲?”陈皖腕骨剧痛,像被折断一般,而男子的靠近更让她腹痛如绞,陈皖满额是汗,她瞪目,哪还有半分骄纵的样儿:“主上!奴错了……奴真的错了!”她心胆俱寒,这晏宫男子都敢随意出入,若是自己在此殒命,也不过是弹指挥间的事儿罢了。男子兀地反手屈指,指骨搭上纤纤右腕,半响,他睫影重重,瞳底晦暗不明:“服了·禁·药?”他卸了力道,收回手,眸底三分嫌。陈皖身子一软,险些跌一跤,幸得撑着池沿,她贴着池壁,双颊活像涂了霜花似的冬枝,白得吓人。她垂着眸不敢抬头,外域面上皆是惶惶,定了定心神,才敢低低递声去问:“主上……您怎么来了。”男子直起身子,理了理泛褶的广袖,褶褶清雪月华流动轻泄于地,汨汨之音平稳无波,听的人却浑身直抖:“你妹妹出息,上回教训不够,如今又敢躲着我了。”周遭轻悄悄的,也不知他是如何进的内殿。乌云蔽月,黟然压身,如有桎梏。陈皖贝齿咬着唇,她狠狠掐了自个儿掌心一把才将惧意强压下去些,她悄悄抬眸,去观那人的面色。男子不动分毫。那池里影影绰绰,映着万水镜袅娜的色,却激不起男子半分·欲·念。“妹妹她不懂事,您莫要生气。”陈皖踌躇半响,也捉摸不透男子此番动作的意味,她只得诺诺出声,细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热点
企业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