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新闻传播】
罗振宇:“微信公众号生态正在剧烈恶化的过程中”
2017-01-18 13:37:24 来源:中国智企新闻网 作者: 浏览:11319次 评论:0
    我身边做微信公众号创业的朋友都感觉到——涨粉趋势越来越难,打开率也在持续地下跌。
    其实半年前张泉灵就跟我讲,他们判断微信公众号的创业窗口期大概在6个月。
■口述/罗辑思维创始人 罗振宇
■文字整理/营销人周报 大周
    大概就在这个星期(注:2016年5月16日~5月20日),我们做出一个判断:
微信公众号生态正在剧烈地恶化过程中。
    我身边做微信公众号创业的朋友都感觉到——涨粉趋势越来越难,打开率也在持续地下跌。
    其实半年前张泉灵就跟我讲,他们判断微信公众号的创业窗口期大概在6个月。
这是做内容创业者的一个诅咒。
    这个诅咒就是我们和此前的任何一代创业者都不一样,他们面对的是无止境的上升空间。比如说服装,一个女人一生该有多少件衣服,理论上一件就够,但是一万件也不算就够了,其实这是一个无止境的上升空间。
    而内容这个领域真正耗费的是一个极其刚性的资源,叫国民总时间。无非就是13亿人乘以24小时乘以7天乘365。一年就这么多总时长,但是可以说新兴的所有产业,几乎都是在分割这个刚性的蛋糕。
    所有产业的边界现在都在模糊,但是只有一个战场越来越清晰可见,就是时间。
    电影、游戏、出版、微信公众号,包括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你会发现现在所谓的消费升级,所有消费升级新的、可交易的服务的产品的品类,本质上都附带了一个条件,你要花时间。
    旅游、医疗、渡假、艺术品,你去想所有消费升级其实都是要花时间,哪怕是高档食材、有机食品,也是勾引你亲自去下厨。
    所以事实上商业的边界在逐渐地模糊打开,最终大家争逐的那个战场,是一个极其刚性的总盘子,大家在里面分时间。
这是我们做内容人的诅咒。
    为什么说要赶紧转到真实的交易?
    因为,聚合大规模用户的可能性正在消失,而交易是不需要大规模用户的。
    说到这儿我们简单做一个逻辑模型,目前看,只有两种生意模式。
    模式一:生产产品和服务,直接把它卖掉。
    模式二:生产用户,然后把用户卖掉。
    第二种模式就叫广告,在传统的工业社会有中心化的媒体情况下,我们是可以这样做的,因为我内容好,我可以生产大规模的用户把它卖掉,卖给广告商,这个逻辑是成立的,我也不是说未来就不成立,而是这是一个逆水行舟的趋势,它变得越来越困难。
有没有关注到一个现象?
    近20年,中国没有诞生新的化妆品品牌,国际上那么牛逼的化妆品集团,在国际范围内推新的品牌是有成功案例的,但是在中国没有一个成功,为什么?
    再可以想想,伊利蒙牛以后,中国也没有新出来任何一个食品品牌。为什么?
    消费总体在增长,营销技术本身在计划,营销平台本身在风起云涌,为什么做不出新品牌?
    原因很简单,那个时代结束了,整个传媒的中心化结构在崩塌。
    你再也不可能获得一个可口可乐式的全球品牌了,因为没有相应的媒体工具。
    媒体工具和一个社会的商业结构、政治结构是互为表里的,媒体状况的变化,不只是我们媒体行业的事儿,是整个社会结构的重大变化。
    所以品牌本身意味的没落和它附带整个广告生意的逻辑处于一个持续的弱化过程中。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建议我们的同行创业者,以最勇猛激进的方式,打通从内容到交易之间的通道。
    为什么我非常坚定地认为走向交易是我们这代内容交易者的唯一道路?
    我们拍卖Papi酱广告的时候给人黑得一塌糊涂,说你凭什么说不做广告你还拍卖广告?废话,不做广告那是战略路径,广告真有钱为什么不挣。
    所以,我们不太关心打开数,我只关心每日新增交易用户数,所以我们所有的行为实际上都是在试图去稳定和控制、增长这个数字,这是我们行业内的人自己讲。
我们看到另外一个风口
    今年下半年罗辑思维会在这个地方发力,但是这个风口也是一个比较巨大的风口,我们一家公司肯定也做不完。
    就是:内容本身作为交易物,说白了就是内容收费。
    这好像跟我们以前理解的互联网都不太一样,互联网信息应该是免费,我一直认为信息应该是免费的,但是对信息的加工应该是收费的。
    要死死地纠住三个总趋势不变,其他一切都要变。
    趋势一:潮流的时间越来越短。
    趋势二:人格的特质越来越重,个人被赋能越来越重。
    趋势三:社会总分工不可逆。
    共享经济这件事儿,它其实遮盖了人类经济发展的总趋势,这个总趋势是不可逆的,叫分工再合作。
    所有的经济现象本质都不会逆分工,如果你在共享经济里解读到,每个人可以坚持做很多事儿,可以跨越、穿越、杂交……错,一定错的。或者说它是一个阶段性现象。
    比如说Uber让很多公司高管愿意晚上出来开车,挣点钱展开社交,这个事儿作为一时风潮当然可以成立,但是最终结果是什么?最终结果一定是让传统分工当中的人借用Uber这样的机会来试一试:我愿不愿意专业地开Uber车。
    果然,风潮退去以后,进来试的人变成了两种:一种买一辆车踏踏实实开专车,还有一种人退回去原来该干嘛干嘛,这是形成了新分工。
    我们这一代做内容创业的人,经常会在一种跨界的快感当中。
    比如说罗辑思维我们自己就曾经沉浸在一个跨界的快感中。我什么都能干,我到哪都戳一下,闹点动静,然后我偷营劫寨式地就撤了。
    我曾经一度甚至很得意,但是你真的把这个公司做起来以后你会知道——你不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新分工理念,整个市场根本就不会给你回报。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热点
企业
财经
007电影中哪些科技已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