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投稿咨询】
【新闻传播】
巨贪之女曲婉婷:下岗工人何不食肉糜?“云孝顺”5年不敢回国
2019-02-11 15:10:15 来源:中国智企新闻网 作者: 浏览:12464次 评论:0

01

有一个女孩,妈妈是个不大不小的官,手里有个把权力。有一年,刚好赶上辖区国企改制,下岗遣散人员,然后经过这位领导的一系列操作,这笔钱,据说是3.5亿,最后就进了她的口袋。

至于下岗工人,who care。

这个女孩就生活在这样富裕的环境中,喜欢音乐,喜欢旅行,留学,环游世界,唱歌。

然后某一天,女孩母亲东窗事发,这种事不久就被查出来了,按照国家的政策,贪污这么大的数额,是要判死刑的,而如果主动退回赃款,可以免死。

女孩的母亲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或许想到自己女儿优越的生活,她决定赴死。多么伟大的母爱,女孩深受感动,愤然写歌赞美自己母亲,在她最新写给她妈妈的歌里:

她唱到I don't care what people say,她相信死亡不可怕,赃款不可退。

在加拿大的海风中,在市长男朋友身边,女孩称呼母亲是她的英雄,鼓励母亲走向死亡,成就一名真正的英雄母亲。

就在前天这女孩在微博上说:“妈妈已被羁押4年多,依然没有判决结果,”“但还要相信法院一定会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1月29日,这女孩称喷她的网友是“无知的血口”。

02

如果真的担心母亲,且觉得母亲的罪名是被冤枉的,那为什么从母亲出事后,就再也不回国了呢?

要解答这些疑惑,就要先了解一下曲婉婷母亲和她犯的贪污案。

据当年新闻报道: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1年间,张明杰(曲婉婷母亲)利用其作为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农村征地工作职务之便,与王绍玉及魏奇共谋,在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

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是一个国企,经营不善,但是企业有大量占地。

那时,市政府做出了规划,打算把这块地变成商品用地,2009年开始出售,这块地很大,有154万平方米,光土地使用权一项就值23亿。

于是,张明杰动了歪心思,她通过暗箱操作,把账面价值超过23亿的原种繁殖场评估成了负资产,然后以6160万的价格把资产打包卖给了注册资本只有50万的私企“东江科技”。

在资产转让完成后,曲母又想方设法把资产从“东江科技”转移到另一家新注册的地产公司“先发置业”,但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是同一人叫魏奇。

张明杰的亲哥哥张明喆和侄子张宇就在这家公司上班,张明杰的哥哥还是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

“先发置业”开始盖楼,结果因为资金链断链搞出了烂尾楼,于是曲母虚构土地权转移,骗取征地款共计3.5亿元人民币。

是不是听起来有点耳熟?

没错,《人民的名义》中的高小琴就是以张明杰为原型拍的。

但现实中的张明杰比高小琴还要心狠手辣。

你能想得到她能贪污政府拨的钱,但万万想不到的是她连工人的养老金都惦记着。

在她涉嫌贪污的3.5亿中,有一笔高达1100多万的,竟然是退休职工安置费。

原种场的566名职工(146名退休职工和420名在职职工)被违规解聘。

一名工龄近20年的老职工,收到的遣散费不足两千元。

失业后,工人们没有任何收入,也没能拿到一分退休金。

工人们冬天住的房子甚至连暖气都没有,最冷平均气温零下24度的哈尔滨,人们只能捡碎煤渣回来自己烧来取暖。

自来水管在低温下纷纷冻裂,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只能借宿在亲戚和朋友家里。

遭到解聘的员工中有一人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上吊自杀。

要想知道当年的工人被害得有多惨多穷,微博网友葵美美好棒哦分享了一个她身边的故事:

九十年代我老姨所在的国营饭店破产她下岗了,下岗后没多久就因为她老公的家暴所以婚姻也没有保住。在这之后的几年里我老姨一个人带着女儿吃了很多苦给人做过保姆、炸过麻花、卖过卷饼勉强维持着生活。后来我妈妈实在心疼自己的亲妹妹,托人找关系终于在环卫处给我老姨谋了个扫大街的工作,每个月工资500元左右。

因为没怎么上过班,我老姨几乎不懂什么职业潜规则,队长给分了什么工作她就傻乎乎的去做。东北的大雪深的时候都能没过膝盖,老姨总是被分在早班,三点多就要去扫雪,扫一点下一点,怎么扫都扫不完。后来在单位同事的点拨之下终于明白,就是她每个月赚的这500块都要拿出200来孝敬她的小队长,这样小队长才不会一直难为她给她小鞋穿。

但是当时的老姨实在是太穷了,她太需要这500块钱了,如果给了队长200块她可能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养活一个女儿。老姨咬了咬牙不肯送礼,她想着苦点累点就忍着吧。可是老天不会遂人愿的,她的这个小队长越看这个不懂的人情世故的人越来气,终于不满足于给她小鞋穿了。在某个冬天的晚上,老姨提着打扫工具走在回家的小胡同里的时候,她的队长这个坏女人给我老姨脑袋拍了一板砖,在我老姨跌倒的时候她又上来对着我老姨又是踢又是踹的一顿殴打。

后来我老姨报了警,警察以没有证据为由没有管。我全家人咽不下这口恶气,借钱给我老姨打官司。可是法院也是调节和稀泥,那个坏女人在法院上表现的特别认错,可是私下里拒绝任何赔偿,还扬言让我老姨小心一点,她的家人看到我老姨是一个没有老公没有父母的女人私下里对我老姨可以说是百般奚落。

认清了这个世界真相的老姨,沮丧的走路回家,就遇见了我之前说过的那件事。”我们鹤岗煤矿发不出工资的那个春节,一个打劫的在午夜给我深夜打工回家的老姨跪下了,他握着尖刀给我老姨磕了三个响头,他说他多了也不抢,就要一袋面钱,回家给孩子包顿饺子。

老姨当时是万念俱灰,不但没有得到该有的赔偿,还被打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欠下了一大笔债,举债起诉打官司更是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她对那个打劫他的人冷笑了几声,一把抓住了那个人手里握着的尖刀,用力的往自己身上就要捅。那个劫匪被她的举动吓坏了,但是这个劫匪应该是歌身强体壮的矿工,力气大反应也敏捷,赶紧打落了尖刀,阻止了我老姨的自杀。

后来我老姨和劫匪互相给对方下跪对着磕头,都求对方弄死彼此。终于两个人都跪着在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他们谁都没有问谁原因,只是一直哭一直哭,直到远处腾起的烟花声把他们炸醒,赶紧都擦擦眼泪拍拍身上的雪准备回家给孩子做饭。

后来老姨把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块钱递给了那个劫匪,劫匪还给我老姨20块,揣着剩下的20多离开了,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吴晓波调查期间听到两个真实故事:

一户家庭,夫妻下岗,有一天,儿子告诉父母,学校要召开运动会,他得穿一双运动鞋,可是家里就连买一双鞋的钱也凑不出。吃饭时,妻子不断抱怨下岗的丈夫没本事。丈夫埋头吃饭,沉默不语,最终在长长的抱怨声中放下碗筷,走向阳台,一跃而下。

当时很多工人家庭全家下岗,生活无着,妻子被迫去洗浴场所做皮肉生意。傍晚时分,丈夫用破旧的自行车载着妻子至门外,妻子入内,十几位大老爷们儿就在外面吸闷烟,午夜下班,再用车默默驮回,当地人称这些男人叫忍者神龟。

或者,一张图可以说明一切,城市人口自杀率,只有在1999~2003和2007~2011是上升趋势……

知乎答主@尹微澜 做了一个假设:

现在有两个母亲,一个是政府官员,在执政过程中通过各种违法手段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和公众利益。但是她全心全意地养大了自己的女儿,并用尽自己全部能量把她送出了国。女儿有音乐梦想,母亲还想办法为她的演唱会包下部分票房,以鼓励女儿追逐梦想。

另一个母亲是某个国有企业的原职工。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改制”过程中,她被仓促地解聘了,从此失去了仅有的经济收入。为了谋生,在零下30°的哈尔滨,她不得不去捡碎煤渣点炉子,想方设法地打零工,以养活自己的女儿,如果还有闲暇时间,这个母亲还要去上访告状,写举报信给纪委。当然,她的女儿是根本没有机会出国的,能完成学业已经是万幸,更别提什么举办有开发商包场的演唱会,在无需考虑生计的情况下凭着自己的理想而成名,找到未来的政界明星当男友,也就更没有什么对着镜头说“我的母亲是个英雄”的机会……

在那个经历了惨痛的国企转制的原种场,有多少家庭有机会拥有第一种母亲?又有多少家庭有可能产生出第二种母亲?

03

很多人和曲婉婷一样的疑问:下岗工人何不食肉糜?

有人认为“为什么下岗工人有手有脚为什么不换个工作”。

有人说“你可以摆个小摊啊”。一个地方如果经济发达,各司其职,你摆个小摊,当然可以养家糊口。

@和菜头想从他的角度来回答一下:

有部非常有名的电影,叫做《肖申克的救赎》。里面有一段非常特别的情节,讲一个囚犯在监狱里关了一辈子,年纪很大了终于刑满释放。回到社会之后,根本无法生存,最后把自己给吊死了。影片中借摩根·弗里曼的话来说,这叫做“体制化”,一个人在监狱里呆了一辈子,他就被监狱体制化了,离开了监狱,他反而无所适从,不知所措,根本过不了外面的平民生活。

以前的厂矿,从住房到医院,从学校到澡堂,一家工厂就是一个封闭的小社会,里面你所需要的社会生活保障一应俱全,理论上一个人可以一辈子不出厂区,在里面就是他全部的生活。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突然工厂倒了,他的小世界崩塌了,你让他怎么一下子就奔向社会?你让他怎么一下子适应一切都是靠自己的生活?他连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如何运转的都一无所知,你让他怎么换份工作再来一次?要知道,他对生活的理解就是终身雇用,厂区里一切都有。这一切突然没有了,你让他怎么做?

今天更换工作,自由择业已经是社会共识。但是要知道,在20年前“跳槽”是个全社会热词,人们在讨论换工作这件事情,跳槽是一种新生事物。与此对应的,是另外一个单词:单位。30年前,一个城市人一定有对应归属的单位。如果一个人没有单位,意味着他是社会边缘人。独自活在这个社会上,没有对应的所有社会保障。有单位意味着有归属,有一个机构负责你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在那个时代里,没单位绝对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什么人才会失去单位?被开除了,被劳改了,或者彻底处于社会底层,根本没有体制化的机会。对于一个下岗工人而言,他从有单位变到没单位,是社会地位的急剧下降。单是适应这种人生巨大挫折就已经够难的了,何谈什么重整旗鼓?

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当时市场经济刚刚起步,胆子大的人如果去做一点商业,有很大机会能发家致富。比如说南下广州去买牛仔裤、蛤蟆镜,北上东北去买羊毛衫、木材。回到本地之后,在自由市场贩卖,有一大批人在那个时候因此而致富。那么,什么叫“胆大”?胆大真正的中文意思是没有东西可以失去。所以,最早去做这些事情的人,大多都是没单位的人。也就是说,一个人没有被逼到一定份上,是不会去拥抱市场经济的我。但凡计划经济还能给他一点保障,他死活都不会去跑广州,冒查封危险,建立自己的商路和销售网。这些事情要么有家族经营经验,要么靠胆大和头脑,一个工人哪里有这些东西?

90年代,开一辆出租车都能赚得盘满钵满。北京满街都是面的,就是私人运营的面包车。问题是,一辆拉达车在那个年代价格也高得惊人,那是个夏利都要卖十几万的时代。而那时候的平均工资是多少呢?家庭人均储蓄是多少呢?当时“万元户”也是社会流行词,一家人有一万块存款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对于一个下岗工人,哪怕是开出租车,意味着也需要把亲朋好友的储蓄全部借光,还要想办法才能买到一辆车。谁能承受那么大压力,那么大风险呢?小朋友们今天的最大风险,也不过是借了小额贷买了部手机,买了个包。

小朋友又要说了,未必要买车做出租汽车司机啊,不能做点别的工作吗?简单讲两点,1、你们觉得到处都是工作,那是现在。当市场经济发生作用,刺激社会生产,造就大量产业,才会有大量的工作机会。而在下岗潮时代,市场经济才刚刚起步,哪儿有那么多私营企业,有那么多工作岗位?2、包括你们自己现在的工作,大部分不过是做文员。中国大学的任务,就是培养出了一大堆文员。文员不事生产,每天大量的工作是信息处理和管理,做商业齿轮中间的润滑剂。你让一个做了几十年生产的工作怎么去做文员的工作?他是会看报价单,还是能草拟合同?

所以,今天的生活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从来如此。现在看似天经地义,人人如此的生活,不会才建立起来了二三十年。对于幸运的那些人而言,出生就在一个变化之后的社会里,尘埃落定。但是,在这种幸运不应该成为鄙薄前人的原因,别人亲历过那种剧烈变化,承受了因此而来的心灵、肉体、经济上的痛苦,即便不说是充满敬意,也起码应该抱以同情。同时,也应该扪心自问,作为一名文员,真的有多大的社会竞争力?社会又需要多少文员?

04

最神奇的是,根据以往类似案件的经验,只要能积极退还赃款,理论上检方是不会建议死刑的。如果曲婉婷积极配合妈妈认罪、退赃,搞不好还能给她妈减刑。

但是,很遗憾,曲妈为了把钱留下来不认罪,不退赃,一心求死。女儿曲婉婷呢?自从母亲被调查就坚持驻守在温哥华,再也未踏上过中国一步,既不回国探望母亲也没说想办法退回赃款。而是隔三岔五通过微博发声,仿佛是在跟公检法喊话:我妈还没判呢啊还没判?

说到这里我也不禁流下了感动的热泪,曲婉婷真是个带孝子,早年用亲妈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实现音乐梦想,之后借助亲妈入狱来获得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一边在微博和Instagram上敲锣打鼓,一边在加拿大两腿扎根永不回国,这真的是想救亲妈的样子吗?

估计今年曲婉婷又得给亲妈发短信拜年了,一想到这里我就笑出了声

05

@天涯历知幸 翻译中国式的“何不食肉糜”?

1 天啊,几十块钱的唇膏也有人敢用?不怕中毒吗?

答:某宝销量第一的唇膏,69.9元,月销25万+

2 羽绒服5000块以下的根本没法穿,再怎么不讲究,至少也要买件加拿大鹅吧?

答:某宝销量第一的羽绒服,399.9元,月销2.5万+

3 为什么要坐绿皮车?环境太差了吧!春运票很难买吗?买不到火车票,为什么不能买飞机票呢?

答:截止到现在,中国有8亿人没有坐过飞机。

4 我就想不通了,为什么要住在城中村?为什么要合租?也太不爱自己了吧?市中心交通便利的单身公寓,一个月也就七八千块钱呀~

答:2018年大学毕业生实际平均薪资5429元

5 那种二十几块的外卖怎么敢吃啊?一个月一个人在吃上面花大几千块是最低标准吧?

答:2018年大学毕业生实际平均薪资5429元

6 现在人,谁家没个一两百万存款?谁家没几套房?

答:2018年上半年,江苏南京人均储蓄存款70270元,需要说明的是,这还是江浙沪中江苏省的省会的数据

7 我一个月税后2万,没房贷没车贷,过得也不是生活,只能算勉强活着……

答: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8 天啊,月薪不到5万,也敢生孩子?怎么养啊?

答: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9 现在怎么可能还有人月薪低于一万?我同学、我朋友、我亲戚、我同事、我七大姑八大姨初中毕业,现在每个月都1万+了。月薪低于一万,只能说明他们不努力

答: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06

晋惠帝能问出何不食肉糜?是因为他是皇帝,他几乎没有了解民间疾苦的渠道。

玛丽皇后能问出他们为什么不吃蛋糕?是因为她是皇后,她也几乎没有了解民间疾苦的渠道。

上面这帮子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每天在微博、某信、某音、某手、各大视频平台、各类新闻头条频繁信息轰炸下,能不知道上面这些信息?

装什么不识人间烟火的小公(王)举(纸),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纯真、特别可爱、特别懵懂、特别不经意地表现出自己高人一等?

拿着母亲丧尽天良来的钱出国,追求梦想,出名,过着精致的生活,说着“母亲是我的英雄”这种漂亮话。

却不惜让工人在哈尔滨零下二三十度的街头冻死,然后视自己母亲的生死于不顾。

人皮做鼓,人骨做琴,用自私、贪婪和虚伪滴出来的音乐,我们听不了。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科技
热点
企业
财经
007电影中哪些科技已成真